当前位置:   首页  >  NPO研究
社会力量介入:儿童大病救助机构怎样合纵连横
来源: 公益时报       发布日期:2014-07-31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共有96家慈善组织开展了149个儿童大病救助项目。其中,慈善组织救助唇腭裂患儿4万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3万多名,脑瘫患儿将近9,000名,白血病患儿4,300名,肢体残疾儿童1,600多名,听力残疾儿童900多名,救助了烧烫伤患儿140多名,其他疾病患儿30万名,加上其他未披露信息进入统计的儿童大病救助项目,2013年,慈善组织共对将近40万名大病患儿进行了救助。如果不将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基金和中国儿童保险专项基金为其购买了大病医保但并未获得保险理赔的儿童计算在内,2013年慈善组织共救助了10多万大病患儿。

社会力量的介入,无疑弥补了部分疾病尚未被国家政策覆盖的不足,与政府医疗救助的救助力度相比,慈善组织的救助力度更大,除了医疗费用外,慈善救助的内容更为丰富。这些都是社会组织所展示出的优势。

然而,社会组织也会在救助过程中,依然暴露出诸多不足和问题,儿童大病慈善救助也面临着资金募集难度大、专业人员缺乏、为患儿提供专业服务能力不足、慈善组织之间缺乏互动与衔接等基本挑战。

目前的慈善组织大部分都独立运作,缺乏有效的信息沟通方式。就不同疾病的大病救助而言,缺乏统筹会导致救助资源集中于某几种病种,造成一些疾病救助资源不足,另一些疾病的救助资源过剩;就同一种疾病患儿的救助而言,缺乏统筹会存在过度救助的可能性,而患儿及家长在了解不同慈善组织的救助标准以及准备申请资料的过程也需要时间。

7月22日,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儿童大病救助论坛在京举行。论坛发布了《中国儿童大病医疗保障与社会救助分析》报告,并就加大儿童大病救助扶持力度、打造儿童大病救助联合平台等进行了探讨。

现状:异地就医普遍

流动儿童医保问题突出

《中国儿童大病医疗保障与社会救助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当前全国儿童大病医疗保障面临三大挑战。首先是基本医保对重大疾病的实际报销比例有限。数据显示,基本医保的报销比例在20%-45%,超过20万元以上医疗费用的疾病实际报销比例还会更低,有超过70%的参保农民和参合居民仍未被可以提供大病医疗费用二次报销的城乡大病医疗保险覆盖。其次,儿科医疗资源短缺且不均衡导致儿童大病异地就医非常普遍,而医疗保险县级统筹与异地就医需求之间存在矛盾,导致报销比例进一步降低,且就医和报销流程非常复杂。第三,流动人口参保制度建设滞后,上千万流动儿童医保问题突出。据统计,2012年我国0-17岁城乡流动儿童约有3581万人,其中跨省市流动儿童有1078万名,流动人口的参保率仅44%。

国家卫计委基层卫生司副司长聂春雷在论坛上介绍,2010年,原卫生部会同财政等部门,从儿童先心病、白血病两个病种入手,开展了重大疾病保障工作,实际医疗费用报销70%,符合救助条件的,再由医疗救助补偿20%。2013年纳入大病保障病种已经扩至22种,包括多种与儿童有关的重大疾病。部分省市还探索将儿童神经性耳聋、人工耳蜗植入纳入大病保障范围。

从2012年起,卫计委指导各地,利用新农合基金向商业保险机构购买大病保险试点工作,在参合大病患者中,发生高额医药费用情况下,新农合报销结束以后,由大病保险基金对家庭难以负担的部分还给予一定的补偿。截至2014年5月底,全国50%以上的县市区已启动大病保险工作,覆盖人口2.97亿,大病患者实际报销比例在新农合原报销的基础上,提高了12个百分点。

政策:

公益救助怎样与体系结合

在政府搭建的医保体系尚难以全面保障的背景下,以社会资源为主的公益慈善救助成为解决儿童大病医疗难题的一个重要补充资源。《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90多家慈善组织共开展了将近150个儿童大病救助项目,对10多万各类重大疾病患儿进行了专业有效的救助,弥补了部分疾病尚未被国家政策覆盖的不足;其中,对不区分病种的多种疾病的综合救助项目数量最多,占25%。专项救助项目中,先心病、白血病、唇腭裂的救助项目数量最多,分别占比24%、12%和10%;从项目的救助规模来看,针对白血病、脑瘫、残疾儿童的项目规模大部分集中在0~50人,规模较小,而针对先心病患儿的救助项目,已有部分项目达到中等规模。慈善救助具有及时性、多样化的优势,同时能促进社会资源的有效流动。国家近年来彩票公益金对儿童大病救助项目的支持,已经发挥了较好的推动示范作用。

北京大学教授、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玲说,现在的医保、医疗、医药、民政,还有公益机构,呈现出碎片化的格局,体现在儿童方面,一个家里的孩子得病了,得四面去求救,跪在路上的也有,网络上的也有。

对于公益慈善怎样与政府的社会救助政策相结合,爱佑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蒋昭华介绍了他们的经验。在2009年之前,爱佑一直都是在做独立资助,没有办法和政策相结合。“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困扰。”蒋昭华说,“2010年之后,我们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签订了一个合作协议,他们支持55%-60%的治疗费用,爱佑承担剩余部分,所以这些儿童的大病治疗全部由公益组织和政府来承担。江西省也是,我们和革命老区基金会还有他们卫生部门、民政部门几方联合。”

现在的新政策每个省的做法都不一样,这对公益机构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困扰,有的地方省一级、市一级的政策都有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是想推进全省的及时结算,目前黑龙江、安徽等几个省和我们签订了大的合作协议,实现全省范围内的合作。安徽省现在是新农合定额报销70%,这个定额是全省范围内都可以直接结算70%,爱佑承担剩余的30%,所以安徽省的孩子手术费用也是全额结算。”蒋昭华说,“爱佑希望能够探索资源整合,多方联合。在这个过程中,国家的政策就是所谓的底,我们是政策的补充,希望补剩余的部分给补上。”

挑战:

公益机构之间如何协作

公益机构之间怎样整合儿童救助资源?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秘书长崔澜馨表示,同一病种的救助机构有很多,在这些组织里边,大家真的能够联合起来的其实少之又少。每一家都在审核,每一家都在筛查,大家是否能联合起来?“每家基金会特点不一,有的基金会资金比较雄厚,他们希望给孩子直接的资金资助。春苗资金非常薄弱,但我们依然可以帮助孩子,我们可以跟其他基金会联合,我资助的孩子,如果别人再资助了,我的资金就撤回来,投入到其他有需要的孩子身上。”

没有共同的想法和观念,就会产生机构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这样反而产生很多内耗,降低了救助效率。崔澜馨说:“其实对于复杂的病种,通常是需要几家基金会联合资助的。如果我们能达成共识,形成一个规范,大家的联合就不难了。我们希望能够实现政府、基金会、医疗机构之间的横向、纵向联合,包括媒体的联合。”

©版权所有 神华公益基金会 京ICP备11012039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西滨河路22号神华大厦 邮编:100011
本网站支持Microsoft IE6.0以上浏览器,建议分辨率设置为1024*768
点击量: